扫描访问手机版

守望•耕耘•担当——兼谈我对“做人民满意的教师”的看法

——兼谈我对“做人民满意的教师”的看法

文章来源:作者: 发布时间:2016年11月29日 点击数: 字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李细前

高考成绩就像寻常百姓家的年夜饭,一年一度大家都怀着渴望而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它的到来。今年的高考成绩已于近日揭晓,不知道这样的年夜饭能否让你满意?从目前学校发布的数据来看,在我所教的班级中,有4个同学(侯凌轩、黄亦凡等)录取到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,两个同学(陈靖、谭乐瑶)摘取了今年的全市文科状元,两个同学进入万分之一(其中李珺航以128分获得全省语文第11名,谭乐瑶以262分获得全省文综第2名)……一系列亮丽的成绩正在陆续发表,2016年的高考好戏连台,值得你的期待……你看到的也许是数据,但我经历了数据背后的酸甜苦辣。那真是:看似寻常最奇崛,成如容易却艰辛

  • 教育作为一门科学,它最需要的是求真和担当。

6月26日晚上,我吃完晚饭后就守在电脑前。因为我知道这一天湖南教育考试院会公布今年的单科优秀名单(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万分之一”),三个小时后的九点半,名单果然出炉了,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在第一时间告知了熟识的各位同仁,很快收到了大家的恭贺短信。其中黄丽芳老师的回信让我印象深刻,她是这样回复的:“我激动得要哭了,李老师,您辛苦了。”那一刻,我顿时泪奔,我的心情和她完全一样。

这一年里,我们经历了太多的煎熬,经历了许多让人难以忘怀的时刻。当第一次年级大会公布学校为文实班制定的奋斗目标(清华、北大录取3—4人;争取高考单科成绩有2—3人次进入万分之一优秀名单的行列)时,我们六个老师都懵了。这年头文科生考一个清华北大都是创造了奇迹,实现这么宏伟的目标岂不是痴人说梦?但我们也理解学校的苦衷:新任的庹局长对一中有更高的要求,政府对一中的扶持力度前所未有,一中只有加压奋进,才能不负领导的厚望,市民的期待。承载着重压我们踏上了备考之路,我们很快发现了这是一场激烈程度空前未有的恶战。因为我们的尖子生都是从奥赛班分流而出,他们高一时根本没系统学习过政史地,而且之所以选择文实班,也多半不是出于爱好和兴趣,而是因为数理化碰到了阻挠,另外,他们在初中毕业时都参加了长沙市四大名校的选拔,但都铩羽而归。面对如此的现状,要想在全省的竞争中脱颖而出,用这样一幅底牌打出精彩的牌局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我们知道,我们没有退路,只有咬咬牙关,负重前行。

在经历了两次月考后,我们结合高二的成绩在2015年8月制定626班培优方案,对每个培优对象进行了细致的分析,对培优的原则、步骤、方法进行了明确的规定,事实上这份培养方案正是我们的行动纲领,我们充满自信地认为,只要坚持“精准、科学、高效”的原则,只要我们精诚合作,各守其土,我们一定会取得不俗的成绩,对得起领导的信任,也对得住自己的良心。这一年来,我们6人同坐在一个办公室,每天讨论班上的学情,执著的探寻教学教育规律。数学老师王强每天6楼1楼两头跑,有时刚刚坐下,马上就被学生团团围住,他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教学经验,使学生的数学成绩在全市质检和百校联盟时遥遥领先,给学生注入了动力,增强了自信,这次高考黄亦凡同学数学105分,王老师为这位清华美院生的圆梦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外语龙柏杨老师是我的老搭档,有他的帮助,我就像服了定心丸一样,他有着“以最短的时间取得最好成绩”的魔法,他有大局观,绝不会纠结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他豁达地把早自习拿出来给学生背诵文综,而在学生需要他的时刻,他总能及时出现,给学生送来温情和力量。历史老师彭太军,是湖南历史界的“老炮儿”,他幽默风趣,著作等身,常常放下“特级老师”的身段,为学生写北大暑期夏令营和自主招生的推荐信,将学生的作品推荐发表在国家正式出版的刊物《中学生导报》上,当学生碰到疑点难点时,他总能用一两个睿智的故事轻松化解。政治老师黄丽芳年龄最小,最能和学生打成一片,她作为文综的大组长,创造性地发挥了三科的优势,使谭乐瑶在全省的文综排名第二,开创了郴州市文综在全省排名的新纪录,她人勤快,好学习,能忍辱负重,不辱使命。地理老师吴爱国永远是我们办公室最忙碌的那个人,虽然被学生称为“男神”,但从不居功自傲,像不知疲倦的“永动机”一样,回答学生提出的各种问题。应该说,这就是我们日常教学的“常态”,我们应该问心无愧了吧?不,最难过的时刻还没有到来,每次月考后都有一次“培尖情况分析会”,每次都被梁校长批评的体无完肤,“那句越辅越差了吗”的质问,至今还盘旋在我们的脑海里,措辞尽管严厉,但我们知道他的良苦用心,我们通过反思以后,又朝着既定目标前进了。

当然,在我们奋进的道路上,有两个人的作用不可不提,那就是我们的郭校长和梁校长。郭校长来一中的时间不长,但已深度融合到了文实班、奥赛班的教学。当我们感觉到压力不堪承受时,他安慰我们,为我们减压,他和梁校长在培尖分析会的发言,真有点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的味道;他用他风趣的语言鼓励我们,只要你们冲进了全省万分之一,校长会为你们送来一份意外的惊喜;最让人们喜出望外的是,当我们在为学生去三中考点进行心理辅导时,当家长们身心疲惫地为孩子预定考试期间的酒店时,我们收到了一份“大礼包”,今年高考郴州一中文化考生全部在本校参考,主场作战,我们更有胜算的把握,那一刻,很多老师发自内心地为郭校长点赞,这样务实、有担当的校长,真是“一中之福”。梁校长的事迹我就不多说了,他历来是我们的主心骨,是年级的总设计师和总工程师。

  • 教育作为一份事业,它最需要的是守望和耕耘。

守望是因为热爱,而热爱的前提是对于脚下这片土地的了解。百年一中有她深厚的文化底蕴,她绝不像某些市民对一中误解的那样,“作业少、管的松、学生形同放羊”。1996年的秋天,当我踏上这片土地时,我就被她悠久的历史、独特的气质所散发的魅力折服。那时的条件简陋,无空调,无电脑,但一中的教研、文化、体育活动如火如荼,风生水起。 一中在市民心中的地位有口皆碑,无人抗衡。我所在的语文组每节公开课下来,评课议课至少要两节课,大家各抒己见,气氛高潮迭起,有时甚至因为观点不同而争得脸红脖子粗,有时捧场的话说的太多,或者气氛稍微有点冷清,李子阳老师、邝爱芳老师等老教师就会直言批评,并带头发言,让大家在观点碰撞中有所收获;那时的一中没有互联网,到了第9节课,就会在班主任和体育老师的催促下走出教室,要么在操场挥洒汗水,要么在图书馆涉猎课外书,最让人回味的是每周四的第九节课,校园电视台会准时播放有意义的专题片,很多学生的写作能力就是在优秀影片的熏陶下逐渐提高的;那时的一中特别强调学生的动手能力,理化生的很多课程都是在实验室中度过的,教材里的所有实验无一遗漏,甚至想方设法鼓励学生自主设计实验,星期天实验室免费向学生开放,一中的实验教学成了中南六省学习的典范;那时的一中老师“蛮拼”的,都把教学成绩看成自己的生命一样,如果成绩下跌了,就会想方设法找题目弥补,或者对学生单独辅导,或者抢占自习课,用适合的教育,去滋养每一个独特的生命。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批敬业的老师,有了这些丰富的校园活动,有了这样浓郁的教研氛围,所以那时的一中在湖南省享有崇高的地位,那时的一中在升学率等各项指标方面和长郡中学等名校并驾齐驱。我的青年时代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的,身边的榜样给了我前行的动力,给了我奋进的方向,我甚至认为在这些前辈们身边学到的东西,比我大学期间学到的多得多。我像他们一样热爱这份事业,用更多的时间去陪伴孩子们,用更多的时间去钻研教学,期待着有一天能像这些大师们一样优秀,承担起学校继往开来的历史使命。二十多年来,我就是这样默默地守望班级,耕耘课堂。

  • 教育作为一门艺术,它最需要的是激情和创新。

   曾国藩在他的家书中多次引用其祖父曾玉屏的八个字“书蔬鱼猪、早扫考宝”来教导自己的兄弟儿孙,在曾国藩的教育理念里,除了认真读书,人生还有许多重要的富有诗意的事情,如种菜、养鱼、锻炼身体等等。我国古代儒家思想提倡在精读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之余还要精通“六艺”,即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。意即在刷题作文之余,还要学会驾车、射箭、书法等重要的事情。古人注意到了儿童的全面发展,在实用和审美中锻造儿童适应社会的能力。但遗憾的是,在高考的指挥棒下,学生在文山题海中疲于奔命,失去了学习的激情,失去了创新的动力,学习效果却不尽人意。

如何处理好拼命刷题和适度活动的关系,这一问题一直是横亘在高三学生心中无法逾越的大山。多年来,我在一中校园里一次次地目睹了这样的事实:有的学生一心只读圣贤书,除了刷题就是刷题,不停地进各种“天价”补习班,平时成绩很优秀,但高考却功败垂成;有的老师提倡学生广泛阅读,平时学生在知识的海洋里尽情遨游,但由于缺少严谨的训练,在高考答题时不够规范,成绩也不尽人意。这一届,我们希望能打破“魔咒”,在枯燥的学习中点燃激情,在灵魂的飞翔中适度自制,让学生在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博弈中取得最佳的成绩。我们的做法是:既要做一些“无用的事”,又必须把“紧要的事”做好。

我主张学生多做一些“无用的事”。文实班的学生是应该广泛阅读的,我们订阅了《光明日报》《人民日报》《南方周末》《中华读书报》等大约十二种报刊,让学生开阔视野,磨砺灵魂;另外,又在班级设立了微型讲堂,让在数学、国学方面有一定造诣的学生登台演讲,我们还设计了自己的班徽,定期编辑自己的班刊,定期在班级进行关于各科教学的民意测验,我曾经在班级里进行过一次“书册阅读”,学生提前一个月选报自己心仪已久的名著,老师认真审查把关,把不适合学生这个年龄的作品更换,然后停课一星期,学生交一份读书报告,班上评出各种名次,并适度表彰。非常凑巧的是,这个活动结束一个月后,我带谭乐瑶去北大参加史学夏令营,在笔试部分有一道20分的题,题目就是“推介一部你曾经阅读的史学名著”,而谭乐瑶在本次活动中精心阅读的正式一本北大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斯塔夫里阿诺斯的《全球通史》,走出考场时,她满脸的笑容正是对“高中阶段是否还要进行课外阅读”的最好回答。是的,在文实班里,竞争无处不在,过度的竞争,使学生身心疲惫,学习效率滑坡,人际关系紧张,甚至引发精神疾病。但在626班,我们更多的感受到的是亲情、友情,更多感受到的是家的温馨与和睦。在这一年里,班级添置了一系列的小型运动器材,如跳绳、呼啦圈、蹦蹦球、毽子,这些小玩意,学生们爱玩,课余时间在走廊上总可以看到他们愉快运动的身影,通过适当的运动,既拉近了同学之间的距离,又化解了学生心中的焦虑不安,使心灵得到极大的缓冲,大大提高了学习效率。除了这些活动,我们还唱过红歌,爬过苏仙岭,有过自己精心设计的小花园。这些活动看似无用,实则有大用,因为它喜闻乐见,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心灵受到洗礼,视野得到开阔,灵感得到激发,实力得到提升。

在放飞思想,点燃激情的同时,我们时时告诫学生: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紧要事情上不允许有丝毫的含糊与马虎。我把我珍藏的2006年湖南省理科状元、我校校友李佐鸿的试卷复印给学生,把网上流传甚广的衡水中学的英语书写播放给学生看,每次考试,我都会精心挑选一批卷面美观、书写工整、过程流畅的试卷张贴于后,供学生临摹效仿。周练时告诫学生时时在意,步步小心,控制好时间和节奏,养成良好的答题习惯,当学生真正走上考场时,就会游刃有余,笑傲江湖了。

 

分享到: 更多